重回蘇州 ~ 在屋簷下(101.8.5)
從蘇州回來後和妹妹談起旅行的見聞,我提起在上海買郵票的經過,
她回應我一段當初在北京當地銀行換匯的體驗及孩子們的反應,
出門在外很多事也不用太計較。

大陸的銀行和有些酒店都提供換匯的服務,匯率不盡相同但是很方便。有一回妹妹單槍匹馬走進銀行,馬上有服務人員靠近探詢洽辦的事宜,我想台灣人額頭上可能都有隱形的字「我來自台灣」,就像我們似乎也很容易認出陸客一般,很神奇!對方先詢問妹妹打哪兒來?妹妹回答:「台灣。」,對方馬上表示那是中國的一部分,妹妹笑笑沒有言語,接著才指出辦理換匯的櫃台。事情辦妥走出銀行,兩位就讀國中的表哥有點激動地回應當時為什麼不作任何反駁。妹妹表示當時在人家的土地上,只要可以順利完成需要的服務,不必要來一場唇槍舌戰。

這回胸有成竹地帶著明信片出門,在蘇州那幾日卻苦於沒機會買郵票,到上海後就方便多了,我先到一個小小的郵政辦事處,研究郵資表後拿出明信片,詢問寄回台灣所需的郵資,坐櫃台的年輕妹妹可能從沒遇過台灣人,高聲呼喊正在不遠處納涼的某位資深大姊,對方回答:「兩塊半。」,我花了十塊錢買四份,這樣可以寄出四張明信片。隔天我特地到經過的江蘇路上郵局再買一些郵票,還是拿出準備好的明信片詢問櫃台,對方想都不想就說:「一塊半」。

走出郵局後對嘟嘟說起前一天買到兩塊半的事,也告訴他研究郵資表的結果:明信片¥1 + 航空附加費 ¥0.5 = ¥1.5。其實我知道第一天是買貴了,但以前在蘇州曾見識過辦事員的晚娘面孔,於是心裡想著一塊錢也不多,而且郵票貼在寄回家的明信片上,自己也不算有損失!罷了!江蘇路上的郵局規模很大,不像前一天的辦事處只有兩個櫃台,應該有許多處理國際郵件的機會,再次買郵票也是驗證自己的懷疑,不過郵票後來也都用上了。

問題又來了,沒有吃到山藥的遺憾讓嘟嘟發出不平之鳴,這次當然也不例外,嘟嘟說:「媽媽 ,每次我們在學校有什麼事,你都要我們自己向老師反應(他們也真的這樣做),昨天你已經知道弄錯了,為什麼不反應?」

原因一:人在屋簷下。
原因二:多花人民幣四元也不算多。
原因三:貼在寄回家的明信片上,不算有損失(有點自欺欺人的想法)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hi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