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年級的便當 ~ 萬事皆有因緣(107.3.9)
報名書法課不是我主動的,是朋友說老師幽默且收穫很多,
重點是名額不多、很搶手,她主動又好意地幫我報上了名。
直到開課的前一兩天,我還在想:能不能取消不要去上啊!

能否退費是一回事,但是對熱心的朋友如何交代?因為上了課就會有作業,這多少會有點壓力,而且幾十年沒拿毛筆,聽說老師每次上課都請同學們將作業貼在牆上,他再一一指導,這好像是書法比賽的評分方式吧。

不過我還是去上課了,意外的是在上課點名後,一位陌生的同學來與我『相認』,是我們共同認識的一位朋友,她時常對著我們提起對方的名字,但我與書法課的這位同學從不曾謀面。

回憶就像一首詩,當時的我們正處於科學園區起飛的年代,後來朋友輾轉到了矽谷工作,即便分隔兩地,依然心意相通。

我們共同的朋友在上完書法課的那天深夜離開了我們,我對同學說是她讓我們相遇,好讓我們互相安慰、一起懷念她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nlin 的頭像
hinlin

媽媽的另一扇窗

hi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