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過不去也放不下的…(107.3.3)
離全國各高中科學班考試的日子已不到兩個星期,
朋友的孩子臨時起意決定一試,除了個別加強課,
與導師溝通期望通融最後這兩星期可少寫複習卷,
多些時間準備應考。

這些國三的孩子寫著一張又一張的複習卷,我們家的也不例外。但導師不願意放手,作業與測驗卷一樣都不能免。朋友無力又很納悶,只是兩個星期的時間,導師為何不肯給孩子一個全力衝刺、追逐夢想的機會?

朋友說起最近聽到何達睿的專訪,其中提到一位同學,同樣參加資訊競賽卻沒有如他一般幸運得到老師的支持,在申請大學時因為老師給的 59 分成績而失去進入資訊科系的機會。我想這個孩子一定受到很大的打擊,很令人心疼。其實達睿在演講時為了這位同學而落淚,一度中斷演講。他提筆寫書,有一個重要目的是為這些同學發聲,希望大人在孩子圓夢過程中適度地給予多一點的支持。

我想起另一個朋友的故事,從孩子們幼兒期帶著他們搓冬至湯圓開始,每年的那一天,先生回家總是冷言冷語,更不用說一起動手搓湯圓了。直到過了十幾年,先生才說出陳年往事。和兄弟姊妹一起搓湯圓時,挑剔的母親總嫌棄他們笨手笨腳,湯圓搓得不夠圓,因此對他而言,『搓湯圓』連結到的是被要求、被責備的童年回憶。

每個人的行為是他過往經驗的表象,朋友孩子的導師可能在求學時期,沒有充分得到大人的接納和支持,所以他不願意給孩子一點通融。

在何達睿的《我的未來,自己寫》中有一段話:我很困惑:為什麼一定要有成果才能開始支持我?所有人都很願意在我把一變成二的路上伸出援手,但是我從零變成一的過程才是最需要支持的啊!

我們很難遇到完美的父母和師長,假如曾經遭受讓人難受的對待,也不見得像我與我的國中同學那樣有機會接受導師的道歉。當我們審視那些過往,是不是能放下那些不愉快的記憶,練習活在當下的思考,給自己也給別人不一樣的機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nlin 的頭像
hinlin

媽媽的另一扇窗

hi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