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我讀商周]過多的解讀(107.2.28)
朋友看到紅蘿蔔濃湯的照片後,給我寫了一段話,
讓我聯想起近期商周的文章。人類號稱萬物之靈,
有時是否過度解讀了大自然的奧秘呢?

朋友聲稱蔬菜湯的作者非常厲害,他光看照片就覺得瘦了、降脂、排毒了!因為完全沒有想喝的慾望,原來紅蘿蔔是他的罩門啊!他說:「不跟兔子搶食物,以免說我們欺負小動物...!」不敢吃紅蘿蔔就直說嘛,還扯到無辜的小兔子。

商周的這篇《老人與鸛》其實是很神奇的故事(內容附於文末),鸛女婿起先被貼上負心的標籤,但是當它隔年春天從一萬多公里外的南非飛回克羅埃西亞,回到妻子瑪蓮娜的身邊,人們才理解它不是薄情郎。來去十六年,現在小鎮居民都與瑪蓮娜一起翹首等待它春天的歸來。或許妻子對於鸛的離去與復返早已了然於胸,人們在網路上記錄抵達時間、製作專屬的卡片,反而是多餘。

讀《老人與鸛》的故事,不會讓我聯想到『逆境』,只想到人們過多的揣測與解讀。那些描繪的文字來自人類的想像,套用聖嚴法師在《法鼓山故事》中強調的〝本來面目〞,候鳥的南飛與北返是它們的本來面目;而人呢?我們是否可以直視自己的本來面目並學習像師父一樣的堅持呢?


商業周刊第1579期 撰文者:王文靜 • 2018/2/11

故事發生在克羅埃西亞小鎮,一隻候鳥的故事。

年年春天,小鎮都會飛來許多白鸛。一九九三年,一隻小白鸛被獵槍擊穿翅膀。奄奄一息的白鸛被一位老人撿起,悉心照顧下,白鸛活下來,但翅膀廢了,再不能飛翔,因為子彈打穿牠的骨架。這意味,牠不能跟著夥伴們往南遷徙。老人收留不能飛的白鸛。老人的妻子過世,三個兒子不在身邊,他把撿回來的白鸛當女兒養,黃昏的生命開始忙碌起來。他幫「鸛女兒」取一個美麗的名字瑪蓮娜(Malena),幫她釣魚、撿樹枝讓她在屋頂築巢。老人與鸛,相依為命八年。有一天,他們家屋頂飛來一隻公鸛K。瑪蓮娜戀愛了,當了妻子,還生下一窩小鸛。老人多了一隻鸛女婿。

然而,秋冬逼近,鎮上一隻隻白鸛往南飛走,一隻都不剩。躊躇的公鸛在屋頂徘徊,某天,他也振翅消失在天際。無法飛的瑪蓮娜被拋棄,她不知道丈夫去哪兒,不停的叫喚,甚至不進食。

老人對負心女婿十分氣憤,心疼的把瑪蓮娜接入屋內避冬。生活又回到八年前,兩個孤單的個體——老人與鸛。

冬天乍過,枯枝吐出新綠的早晨,有一天,門外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,「女婿」K竟然回來了。他沒負心,他痴痴的從南非飛行一萬多公里,經過索馬利亞半島、伊拉克沙漠,一路歷經狂風暴雨、乾旱嚴寒,躲避天敵和人類的捕殺,還要覓食維持體力,才再度回到克羅埃西亞。老人開心的為他準備一桶魚,接風洗塵。然而,疲憊的K,叼起第一尾魚是給瑪蓮娜,他心中最繫念的妻子。

他是候鳥,無法避免南飛的天性,但沒忘情不能同飛的妻子而給予最深承諾:每年一定回來。從二○○一年至今,十六年來,白鸛K每年「冬天最後離去 ,春天最早回來。」這對白鸛夫妻無法朝朝暮暮,不會鑽石與蜜語,但用承諾對待彼此。

白鸛故事感動很多人,每年春天,小鎮居民都與瑪蓮娜一起等待K何時歸來。甚至在網路上記錄他抵達時間、製作他們專屬的卡片。下個月此時,白鸛K將要第十七次回到克羅埃西亞。

印度詩人泰戈爾說:「生命注滿了愛,猶如酒杯斟滿了酒。」(Love is life in its fullness like the cup with its wine. ),回首小白鸛「瑪蓮娜」的生命,雖然初始就遇上生死逆境,終生無法飛翔,但在逆境後,老天爺給她終身為伴的父親、萬里跋涉歸來的丈夫,她因而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白鸛。隆冬之際,僅以此獻給在逆境中朋友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nlin 的頭像
hinlin

媽媽的另一扇窗

hi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