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九年級] 寒輔結束(107.2.7)
兩個星期的寒假輔導課終於結束,雖然有點放寒假的感覺,
緊接著要回南部過年,與久違的家人團聚,吃喝放鬆一下。
但孩子們總有一股說不出的壓力,因為一開學就模擬考了。

兒子說某國中去年十二月全區模擬會考中,達到 5A 成績的同學人數離學校設定的目標值太遠,因此整個寒假到過年前,學生們都得到校輔導且參加晚自習,我不知道兒子是否慶幸自己還能回家吃晚飯,教育現場的狀況實在是令人很難想像。說起教育始終無法盡如人意,最近的新聞是教育部讓科大重設五專部,或許是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的覺醒而來的改變。

兒子因為教室裡的電腦設備更新,從學校硬碟轉出這三年來的照片。那天他在回顧國一入學第一天,導師為了辨識同學們,請每個人按照學號拍了獨照。我曾到班上帶領幾堂閱讀課,對多位同學很熟悉。其實我比較在意的是孩子三年來受的教育是否有達到它的效果,據兒子的說法,有幾位同學真可用半文盲來形容,英文程度不好也就算了,連寫出來的中文都錯字連篇。當然我沒有在此貶抑老師的意思。

朋友在南部擔任教職,當我對國中升高中的『免試』有很大的疑義時,她說了一段話:

半文盲這件事大概是我當老師以來最大的挫折,我們班國一入學的時候填基本資料,有一半的孩子爸媽名字不會寫或寫錯,當孩子家庭教育失能,要有學習動機難如登天。政府跟私人企業補助很多錢讓我們對這些孩子進行補救教學,一個老師教3、4個甚至一對一,完全免費,可是這種半文盲的孩子根本不會想上,家長的態度也是無所謂。偏鄉的教育環境又更加嚴峻。

『免試』一直想減輕孩子壓力,但要擠明星學校的還是拼得半死,高雄還有人在補習體適能,台南有家長花錢買幹部給孩子當,競爭只是愈來愈病態。但對於學習意願薄弱的孩子,只是給他們更不用學習的藉口罷了。


我認為從宏觀的角度來看,教育的問題等同家庭問題。兒子班上不乏英數二、三十分的同學,即便老師想幫助這些同學,但孩子本身持續力較差、沒有動機或是家庭因素,很難拉得上來。所幸有老師會帶著部分孩子從手做中找回信心,考取證照並進入技職體系升學,因此五專或職校名額的增加還是有其必要性。

陳老師一直很關心兩個孩子,他總是不厭其煩地提醒我要對孩子有耐心,讓孩子理解我們對他們的支持與關愛。最近他特地寄來一張剪報《教育還有救嗎》。我大約說了國三埋首苦讀的景況,老師寫了一段他的想法。

老師很重視〝學習意願〞,他希望孩子們不要因為過度的追求好成績而壞了學習的胃口。在我學習建築的課題中,他總是不厭其煩地解答我的問題並帶領我讀書,鼓勵我用時間的累積帶來知識的增長。

孩子們說開學日就 『破百』了,希望他們順利度過大考,帶著更強的〝學習意願〞進入下一個學習的階段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inlin 的頭像
hinlin

媽媽的另一扇窗

hi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米雪兒
  • 沒想到現在還有半文盲這樣的事發生,
    好老師的熱誠固然令人欣慰,
    但家長本身的態度還是佔很大的原因。

  • 米雪兒 :

    最近我在某超市換鍋子,因為沒有現貨,只好先付錢拿預約單,等通知再去拿鍋子。

    那孩子(我想頂多二十歲上下)要在預約單上寫上我的名字和品項名 "多功能蒸鍋",他看著我的證件,一筆一劃寫著我的名字 "木 X X" ,等後面兩個字寫完後,又到最左邊補了一個 "木",湊成 "林"字。接著寫"多功能蒸鍋"時,"蒸" 字中間 "丞" 字還寫錯,他的筆畫當然是很亂的。因為我很怕到時候領不到鍋子,一定要看好他寫的字,其實我很想說 "讓我來寫",但那可能會傷到他的自尊。

    孩子們在一旁等了十分鐘,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。

    "半文盲" 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名詞,現在的孩子手機滑得多,字寫得少,如果聽說讀寫是基本能力,而這位店員假設沒有任何障礙的話,他寫字的能力是很弱的。這是我親身的經驗。

    hinlin 於 2018/02/13 22:23 回覆